主页 > 交互 >

库特罗内董明珠披露收购银隆隐情:交易被否是

原标题:董明珠的新能源棋局:看好储能市场,不凑乘用车的热闹

来源:时代周报

岁至年末,珠海依旧风和景明。在这座海滨小城,格力电器和董明珠是金字招牌。地处香洲区金鸡西路的格力电器总部,一如往日宁静。12月24日下午2时,总部大楼一楼的展览大厅,董明珠出现在时代周报记者面前。

当天,董明珠身穿一席灰黑裙装,外披淡蓝色外套,神采奕奕。“你的秘书现在是大名人。”时代周报记者指着她身边的孟羽童说。“要不这次你采访名人。”董明珠不无幽默地回应。

董明珠开口说话,人们愿意倾听。“一家企业、一个人,都要讲真话。”她以敢言著称,屡屡站上前台,不惜开罪同行,多次公开揭露行业乱象,为实体经济奔走谏言,被普遍视为中国制造业的代言人之一。

1990年加入格力电器至今,她服务格力电器已32年,身兼董事长和总裁两职也已有10年光景,在格力电器居于绝对核心地位。在董明珠的带领下,格力连续多年领跑空调市场,屡开业内先河。

今年3月,格力电器再领行业之先,宣布为新销售家用空调提供10年免费包修服务,为老用户提供以旧换新服务,以旧换新最高可享受380元/套的补贴。11月18日,格力电器举办成立30周年庆典,很多员工在愿景板写下“双休”心愿。董明珠从善如流,格力电器在四天后即下发通知,改单双休工作制为双休工作制。

“我们公司的‘90后’都几万人了,整个时代都在变。我不大希望未来三年,大家的小小愿望就是双休。”董明珠解释称,如今,格力9万名员工全部实行双休工作制,“连加班都不允许。”

采访整整进行了130分钟。67岁的董明珠,语调不高但思路清晰。在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,她谈兴正浓,语锋犀利,畅谈对新零售改革的理解,也不回避对近期热点事件和同业竞争对手的评价,但新能源是她这次最乐意向外界述说的主题。

“为格力产品延伸拓展” 

近年,美的等家电巨头投资动作不断,收购标的已延伸至海外市场。格力则强调自主培育,投资谨慎,鲜有的投资也以参股为主。

今年8月,格力电器参加司法拍卖,以18.28亿元竞得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30.47%股权。加之董明珠所持17.46%股权对应的表决权,格力合计控制银隆47.93%表决权。11月,格力电器和盾安环境签署协议,以受让股权和认购定增新股的方式拿下盾安环境4.1亿股,占总股本38.78%。交易对价30亿元。

银隆的产品覆盖锂电池、新能源整车、储能系统设备等,钛酸锂电池实际产能达2.85GWh/年,排名全球前列。盾安环境2004年挂牌深交所,主营制冷元器件业务,同时涉猎新能源热管理中车用电子膨胀阀、截止阀等产品。

收购银隆的交易已落地,收购盾安环境成行后,格力电器将新增两家控股子公司。格力三个月豪掷近50亿元对外进行控股型投资,也足见董明珠对新能源板块的期望。

“格力电器旗下有模具、电机、电控等产业板块,也有汽车空调产品,收购银隆将为格力搭建产品应用场景,有助于在汽车行业拓展格力产品的销售。”董明珠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,这宗收购有利于加强银隆和格力的产业协同,“互惠互利,既帮助了银隆发展,也为格力未来的市场拓展做技术储备,为产品延伸拓展方向。”

五年前,格力电器就已筹谋收购银隆。

2016月8月,格力电器抛出交易方案,以定增股份方式收购银隆新能源100%股权,对价130亿元,并募资97亿元。当时,银隆的营收和净利润都呈爆发增长态势。2014年、2015年、2016年上半年,该公司营收分别为3.48亿、 38.62亿和24.84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-2.66亿、4.16亿和3.78亿元。

两个月后,这一方案却未能通过股东大会表决。当时,珠海国资仍是格力电器的控股股东。“市委市政府都认为收购银隆是正确选择。”董明珠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,交易被否是因为“有人操纵,全方位的操纵”。

收购搁浅,董明珠随即于2017年、2018年合计向银隆新能源投资10亿元,成为第二大股东。“如果我不入股,等于这两家的关系就断了。所以,我才下定决心举债,以个人名义投资。”董明珠希望以此维系银隆和格力电器的联系与合作。

2018年11月13日,银隆自曝“家丑”,称创始股东涉嫌通过不法手段侵占公司利益,金额超10亿元。“银隆情况不好是因为管理混乱。我们发现它遗留债务、管理体系等问题,不规范行为很多,没有严格自律,更多是依靠国家政策的高额补贴。”董明珠向时代周报记者重申,“钛酸锂的技术路径没有问题。当时没有收购成功,对格力是一个损失。”

言毕,董明珠顿了顿,接着说:“也好,现在收购30%股权用了很低的价格,18亿多。”财务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7月末,银隆新能源的所有者权益约为54.20亿元,格力电器收购30.47%股权出资18.28亿元,对应溢价仅10%。

“格力的汽车空调在银隆得到验证,向几百个城市推广,证明我们的汽车空调技术过硬。”董明珠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,个人入股银隆推动了格力汽车空调、模具研发以及相关电机、电控业务的发展。

银隆对格力的补足意义明显。财报数据显示,2017年至2020年,格力合计共向银隆及其子公司采购8.09亿元,向后者累计销售50.01亿元。采购品类从新能源汽车逐渐扩至储能装备、电池等,销售产品从智能装备、大巴空调扩至模具、电机等。

这增添了她对两家企业在新能源领域协同发展的信心,亦促使董明珠最终决定将银隆收入囊中。

对这一收购,董明珠坦言“更看重银隆的节能和环保效应,现在提倡‘双碳’,我们投银隆,投得非常有价值。”她还解释,控股银隆不是单纯为了掌握话语权,“而是要把新能源产业做好。”

控股后,董明珠对银隆有了更完整的发展规划。

“没必要凑乘用车的热闹” 

竞拍三个月后,银隆新能源更名格力钛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。

这次更名不仅体现了格力电器的控股股东地位,也为公司未来业务发展定下主基调。董明珠看好钛酸锂的发展前景,“它最大优点是安全。”

钛酸锂材料具有稳定的三维晶体结构,在充放电过程中材料结构几乎不发生变化,因此被称为“零应变材料”。钛酸锂电池可避免因热失控导致电池起火、爆炸等隐患。

董明珠列举,“钛酸锂电池具备充电快、使用寿命长的优点。”一般锂电池公交车充满电需要3个小时左右,而应用银隆钛酸锂电池的公交车则可在10-15分钟内快速充满电。钛酸锂电池可大大提高车辆的运营效率,降低综合成本。

钛酸锂电池可循环使用4万次以上。“使用寿命达25-30年,在所有锂电池中是最长的。钛酸锂电池也不需要更换,而磷酸锂可能更换两次乃至更多。”董明珠认为,这极大降低了钛酸锂电池的使用成本,提高效率。

钛酸锂电池拥有30年超长使用寿命,前10年可作为动力电池应用于新能源汽车,后20年可作为储能电池应用于家庭储能、工业储能体系。

钛酸锂电池的市场价值不断释放,应用前景渐成共识。日本东芝在2021年1月在横滨建成SCiB工厂,这家公司便是使用钛酸锂作为电极材料。

在董明珠看来,钛酸锂技术路线最符合公交出行需求,“公交车首先要保证安全。同时,钛酸锂电池尽管能量密度相对较底,但充电快,回到总站充电三五分钟就够用。”针对特定距离作出合理充电设计,就可以保证日常使用,从而拓展使用场景,“比如重卡、物流车、冷藏车等等”。

格力钛覆盖公交车、物流车、市政环卫车、机场摆渡车、重卡等商用车及专用车车型,新能源汽车已在北京、天津、成都、南京、哈尔滨、安吉等全国220多个城市运营。

关于格力钛是否有进军乘用车市场的打算。“我根本就没想。”董明珠语气坚定,“现在几百家在做,我就没必要凑这个热闹了。”

她还透露,格力钛已接到不少企业订单,甚至包括一些两、三轮车的电池订单。格力钛成为格力电器控股子公司后,董明珠希望加大研发力度,进一步提高钛酸锂电池性能优势。

“储能有巨大市场” 

格力的新能源业务包括光伏储直流空调系统、工商业储能、新能源直流电器、能源互联网系统和新能源汽车零部件等。收购盾安环境,补强了格力电器在空调上游的控制力,也可拓宽新能源业务的场景布局。

盾安环境是全球制冷元器件的龙头,截止阀、四通阀等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均位居行业前列,还在向商用制冷领域拓展。它和格力早有合作,格力主要向盾安环境采购制冷配件,2019年、2020年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5.10亿、12.06亿元。

近期,盾安环境陷入流动性危机。截至今年9月,盾安环境总资产、负债分别为80.52亿、64.76亿元,资产负债率超80%。2021年前三季度,该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73.74亿、3.37亿元。

“因为是多年合作伙伴,我知道盾安环境的技术和产品都不错。盾安环境出现债务危机,我们有能力拉一拉,它的前景就会海阔天空。”董明珠强调,盾安环境只是战略决策出现问题,“不是一家坏企业”。

盾安环境的新能源热管理器相关产品矩阵完善,新能源车用电子膨胀阀、截止阀等具有技术优势,并与比亚迪、吉利、长安、上汽、一汽等开展业务合作。格力有望借此收购完善在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的布局,快速切入新能源乘用车热管理赛道,通过自身采购及生产优势,形成规模效应。

尽管将成为盾安环境的控股股东,但董明珠也向时代周报记者明确,盾安环境依然保持独立性,“它和银隆完全是两件事。”

收购盾安环境和格力钛,让董明珠的新能源棋局更为明朗。储能是格力在新能源的发力支点。

“未来储能会有巨大的市场需求。”董明珠说,“钛酸锂电池最具备储能价值。”据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不完全统计,截至2020年年底,中国已投运储能项目累计装机规模为35.6GW,占全球总规模的18.6%,同比增长9.8%,增速较上年提高6.2个百分点。

格力电器2019年就已进军储能业务。当年,格力修订公司章程,在经营范围中拟新增储能系统等业务。这一年,珠海横琴格力华钛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注册成立,格力电器和银隆分别持股51%、24%。这家公司主要为火电厂安装发电储能系统。   

火电厂需要发电储能系统,以防恶劣天气等意外情况发生,系统可进行储能或调频。时代周报记者从格力电器内部人士处了解到,格力联合另一家合作方中标横琴火电厂的发电储能系统项目,该系统采用了银隆的钛酸锂电池。

格力在储能市场面临一众好手竞争。

目前,涉及储能业务的企业大致可分为两类:以阳光电源、固德威等为代表的储能逆变器企业,以及宁德时代、比亚迪等电池组代表企业。宁德时代2018年设立储能事业部,2021年上半年储能系统实现营收46.93亿元,大增727.36%。

竞争激烈,但董明珠认为格力的储能业务有自身独特优势。

格力推出的光伏空调就是其中之一。它在光源充足时储存能量,并据用电状况使用,可简单总结为“光储空”技术——将光能、储能和空调结合,不需要通过城市电网和远程输送,把能源聚集起来通过空调发电;在保证空调降温或制热的同时,储存多余电能,以供日常使用。

董明珠对“光储空”技术寄予厚望,她当面向时代周报记者算了这么一笔账:一栋大楼大概17万平方米,使用“光储空”技术,5年左右可收回投资成本,后面20年的收益全部转化成利润。“如果这个技术全面铺开,‘双碳’就更容易实现。”董明珠说。

“楼房的使用寿命是50年,我希望钛酸锂电池使用寿命也是对等的50年。”董明珠称,“这样在突发自然灾害时,我们每个家庭都有相应的储能技术设备,最起码解决临时充电的问题。”

德国、美国、日本是家用储能主要市场,光伏自发自用的经济性将推动家用储能市场增长。格力电器2012年就已开始研发光伏空调,目前光伏空调已在对外销售,出口较多。

×

更多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