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分析 >

格拉利什靠美女陪聊1天挣10亿!钟睒睒的华人首

才过了一个月,钟睒睒“华人首富”的位子就被抢了,还一下被超了1500亿。

这个突然冒头,身价差不多是马化腾两倍的新首富,叫做赵长鹏。

从零到首富,赵长鹏只用了四年时间。

尽管赵长鹏的知名度很低,但他登顶首富的话题度却也一点不低。

有人形容他可以比肩马斯克,他成为首富意味着一场革命。

但奇怪的是,这个首富,却连自己的“办公室”都没有,常年辗转于马耳他、乌干达。

他的发家平台“币安”,交易量每天上万亿,比A股还要高,却连百度都不予显示。

这个神秘富豪,到底是什么来头?

新晋首富,

却靠“美女陪聊”拉客户

赵长鹏身上的标签多得吓人:编程天才、区块链慈善家、27岁就成了彭博社技术总监。

他更宣称,自己无论收到什么钱,全都会换成比特币,银行账户里只有几千块人民币备用。

2014年,赵长鹏就靠卖房炒币,几年内本金翻了十倍。

但如果只是炒币,赵长鹏顶多是个千万富翁。

真正让他成为千亿首富的,是他炒币时悟出的一个道理:赌徒永远赢不过赌场,淘金的不如卖铲子的赚钱多。

于是,赵长鹏就推出了自己的交易所——币安,靠收交易手续费赚钱。

仅用半年时间,赵长鹏就从0变成了百亿富翁,登上了福布斯封面。

乍一看,这是一个天才程序员抓住机会,用头脑发家致富的故事。

但只要深入探究赵长鹏的发展史,就会发现他的成功,靠的不是技术,而是不择手段的营销。

当时国内正在严打虚拟货币,几大交易所都遭了殃,只有远在海外的币安逃过了一劫,赵长鹏就靠此大做文章。

他频繁开启“买币直播”:直播间交易第一名,玛莎拉蒂、保时捷、奔驰随便挑,前几名送iPhone。

直播送豪车出名后,那些因为监管受限的资金,纷纷来赵长鹏这里避难,顺带把几个小众虚拟币从10亿充到了2000亿,价格暴涨。

除了送豪车之外,币安的另一大“特色”,是美女业务员。

当时币安的招人力度很大,除了程序员,就是网络主播。

新客户进群,马上就能拿一套性感写真,外加美女真人陪聊。

甚至还有传言称,当时的币安充值,不仅有折扣奖励,还会送女生私密小礼物。

为了拉客户,胆大的赵长鹏,甚至拿民族耻辱炒作自己。

在“七七事变”纪念日当天,赵长鹏高调宣布,将向日本灾区捐款100万美元。

虽然赵长鹏是加拿大移民,但他是靠中国赚的第一桶金,因此被无数国人痛骂“忘恩负义”。

但在铺天盖地的谩骂声中,赵长鹏却多了不少支持他的日本用户,中日双方在评论区大打出手,赵长鹏渔翁得利。

最后币安的合伙人何一承认,“七七事变”捐款是一次策划,目的是扩大日本市场。

这些没有下限的营销,让赵长鹏的声誉饱受争议,很多人指责他坏了规矩。

但赵长鹏最终赌成功了,币安交易量水涨船高,六个月后,币安的利润就超过了交易所的“王者”,纳斯达克。

一夜暴富的神话制造机,

其实在割韭菜

如今,币安的交易量每天一万亿人民币,单算手续费,一天就能收上10亿。

除了交易货币外,币安还“创新”了不少赚钱的衍生手段:百倍杠杆、股票代币、以及自己的“币安币”,每天都有一夜暴富的神话。

但生意越做越大,当年对客户又送豪车又送美女的赵长鹏,却变了一副面孔。

此前,赵长鹏一直在用自己的程序员背景给币安背书,保证“交易绝对安全、快捷”。

结果成立才两年多,光是大规模的“黑客入侵”事件就有三次。

一遇到币价暴涨,币安服务器“恰好宕机”,不让交易的现象,更是数不胜数。

有人认为,这是币安的安全性太差,还有人阴谋论地表示,这是币安的“自导自演”。

但有一件事是确凿的:因失误造成的用户损失,当初打包票的赵长鹏,提起赔付的时候却“哑巴”了,赔钱次数甚少。

据观网财经报道,最严重的一次,币安大量账户被盗,被抛售到了市场上,比特币蒸发了160亿美元。

赵长鹏不仅没赔偿,还把所有账户的数据恢复了,没有损失,自然就不用赔偿。

但问题是,比特币的最大卖点,就是不可篡改。

赵长鹏看似挽回了损失,但他操纵交易的行为,比账户被盗的性质要严重得多。

只顾赚钱,却连“原则”都不要了。

比这更让人不放心的,是赵长鹏的生意一直飘忽不定。

2017年至今,赵长鹏一直处于“流浪地球”模式:日本待了两年,英国待了不到一年,然后是美国、新加坡、甚至还跑到了马耳他、乌干达。

赵长鹏和乌干达总统见面

尽管赵长鹏称其为“去中心化办公”,是未来趋势,但真正原因,是币安屡次涉嫌洗钱,被各国监管部门警告、追查,乃至封锁。

币安已经是全球知名的洗钱圣地,币安币更是重灾区。

之前就有人假借《鱿鱼游戏》的名义,发了“鱿鱼币”,不到一星期,暴涨到2800美元一枚。

随后,骗子直接清零跑路,卷走至少300万美元,而他套现的途径,就是币安币。

暴涨2300倍的“鱿鱼币”被骗子瞬间清零

虽然赵长鹏多次表示,在各国开展业务要合法合规,但真到了要整改的时候,他却迟迟不动。

因为赵长鹏知道,他的崛起,靠的就是这张无人监管的赌桌。

当各国管控力度加大时,也只有专门做洗钱生意的小国能容下这位 “华人首富”。

被多次“打脸”改做慈善,

最终还是为了生意

和赵长鹏的生意一样不稳的,还有他苦心打造的人设。

在币安快速增长的时候,他给自己的人设是和马斯克一样的天才程序员。

和别的国家签约业务时,赵长鹏穿的是西装加短裤,突出“极客的不拘一格”。

他还碰瓷过支付宝,声称币安将支持支付宝付款。

逼得支付宝不仅发公告辟谣,还亲自下场回复。

疯狂立人设,确实给赵长鹏带来了不少流量和死忠粉,但很快,“打脸”也接踵而至。

2018年,赵长鹏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合影被用来宣传,给自己进入新加坡市场造势。

图片来源:币安合伙人何一

结果三天之后,就被李显龙官方反驳:是骗子用我的名义拉投资。

还有一次,赵长鹏吹嘘自己的“币安币”非常流行:他和一位14岁男孩聊天,男孩拒绝用美元算钱,而坚持用币安币记账。

但此话一出,连最狂热的虚拟币信徒都不信。

他们嘲讽道,我孩子出生的第一句话就是“币安币已经过气了,股票才是未来”。

见程序员人设崩了,赵长鹏又把主意打到了“慈善家”上。

他说,自己将捐出自己财富的90%,“赚钱欲望已经满足了”,下一步是帮助12亿非洲人。

图片来源:欧美视点

为此,他还叫上一众区块链人士,在联合国做了个扶贫演讲。

听起来很好,但仔细一想,全是猫腻。

赵长鹏口中的“财富”,都是虚拟货币,只要大量套现,就一定会暴跌,真要全捐出来不知还剩下几个钱。

而且,赵长鹏在非洲投资开展的“慈善项目”,也全都要用虚拟币进行。

被扶贫的孩子、父母都要有虚拟币钱包,赵长鹏在当地的投资项目,也是区块链。

比起做慈善,怎么看都更像是要抢占非洲市场。

人设虽然不一样了,圈钱的心却还是一样。

结 语:

在币圈中,有不少专注卖人设的大佬。

前有自称“马云门徒”,抢拍巴菲特午餐的戏精孙宇晨,后有蹭中科院热度,立志建国当“总统”的向凌云。

和赵长鹏一样,这些宣传虽然夸张,但也是一次次的“粉丝提纯”,能留下来追捧他们的,都是韭菜中的韭菜。

只不过,韭菜也有“变精”的那一天。

跟着大佬玩泡沫,水刚没过他们的脚背,自己可能就没命了。

孙宇晨、向凌云的口碑已经倒了,“慈善家”赵长鹏似乎也不例外。

人设还没崩塌的币圈大佬们,可要小心了。


标签: #赵长鹏 #币安

×

更多热门文章